难忘的记忆——孔凡杰

作者: 时间:2019-12-12 点击数:

  同学们早于1970年10月到校报到了。我于11月11日(光棍节)下午5点多钟到学校传达室,当时是老葛师傅值班,我告诉他我是来报到的学生。老葛师傅说,学校早开学了,你怎么才来呢?说着用手指着墙上贴的一张有军队连排班编制,印有很多人名字的登记表,让我看看可有我的名字。几张表从头看到尾,从一连看到三连也没找到我的名字。眼看天色渐晚,老葛师傅也很着急。恰在这时进来一位同学,他已同老葛师傅很熟了。听我和葛师傅说的话后,也来帮着找。当他的手指指着一连二排二班的孙凡杰时,我说那不对,我叫孔凡杰。葛师傅电话打到办公室进行核对,说是误把“孔”字写成“孙”了,让我先住下明天再办报到手续。在葛师傅和那位同学帮助下,我还算顺利地找到了我的住处。
  我之所以晚同学们一个月报到,据说省水电学校在俺们县招生计划是逐级往下分配的,我们公社分配两个名额,有一位同学顺利地入学了。但另一个名额被两人争着互不相让近一个月,县有关部门准备放弃。这时公社研究决定这二人都不予推荐,要我们大队重新推荐一名。我们那地方偏僻自不必说,主要是落后,全大队识字的人有,但真正符合招生条件的不多。摸来排去还数我学上的时间长一些,大队研究一番说就让我去试试。水校还真把我录取了。
  我毕业这么多年,经常同别人吹牛,我们当年上的水校那真是毛泽东思想大学校,实行军事化管理,我们管班主任叫连长,负责学生思想政治工作的老师叫指导员。入学教育阶段军队咋干我们学校咋干,部队野营拉练,我们野营拉练,部队支工支农,我们学工学农。拉练队伍开到陈集与贫下中农一起挖土,甩塘泥……到大河湾抢收麦子,去河流集割稻子……
  进入学习阶段的毛泽东思想大学校,自然要突出政治,开展批陈批孔,批林整风,当时感觉象进了政治学院。学校安排入学教育就是学习政治。据说开学典礼上,省水电局党组副书记、革委会副主任周骏告诉我们,就是要通过政治、业务学习,把你们这届学生培养成新型的水利工人。文革后恢复招生的第一届学生老师咋教?是以政治为主,还是以业务为主,我想当时我的老师也不太清楚。新型水利工人是思想新,还是技术新,这课题本身就新。以至于同学们从开学到毕业学的全是新编的讲义,天天学新书,我打心底里佩服我们的老师教学的认真态度,尽管编讲义累点,仍坚持写讲稿、刻钢板、油印……这样既保障了教学质量,老师又不至于留下“白专”的把柄。
  说真的,那些讲义我看不懂,后来发现看不懂、学不进的还有不少同学。原因是同学们参差不齐,有高中毕业,有初中毕业或没毕业,以及小学毕业的。我属初中还没毕业的一类,学习不咋地,玩不落后于他人。冬天上早操时,吴老师掀过我的被窝,我在教室搞恶作剧被胡老师逮个正着,与W同学合伙捉弄其他同学……
  我还经常原谅自己,学不好是因为没学过。一次期中考试我有一门课考了57分,老师对我进行了批评。我的一位好同学在第二天课间休息时,与我进行了沟通交流,话不多,我至今记得,“我们在这么个时候到这么个学校学习已属不易,你考这么点分也真不应该”。这些对我触动很大,窃喜有幸遇严师调教,挚友帮助,往后的日子里,我时刻记着自己是名学生。
  两年的学习生活很快结束了,在最后的毕业设计答辩时,巫老师用他那温和而又富有关爱的口吻说,你的毕业设计和答辩都不错,那就给你个优秀吧。我知道都不错意味不是都很好,得这个优秀很勉强,是老师的关爱和鼓励。我带着这份感激走出了学校。
孔凡杰
安徽水利水电职业技术学院信息中心制作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2005

皖ICP备案第10002531 招生电话:0551-67316800、67316958、67316888、67316808

学院地址:合肥市东门合马路18号 邮编:231603